首页 »

20年,体内埋了个“流星锤” 仁济专家成功取石保肾

2019/10/10 3:46:18

20年,体内埋了个“流星锤” 仁济专家成功取石保肾

 

一位45岁男性患者20年前留置体内的整根导管完全“石化”——导管周围被继发的结石厚厚的包裹住,肾内的包裹结石长径约5厘米,膀胱内结石的长径达到7厘米,两者之间由输尿管内的“石桥”连为一体,宛如一个石质的“流星锤”深埋体内。日前,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仁济医院泌尿科夏磊团队历经2个月,通过3期手术为这位复杂结石患者在保证肾功能的前提下,成功取出了200克左右的结石,日前患者已经康复出院。

 

3个月前,夏磊接诊了一位特殊的患者。这位45岁的男患者尿频尿急半年,外院超声检查发现左肾、输尿管、膀胱都有多发结石。“这样复杂的结石很少发生在中青年男性之中,因此引起了我们的警觉。”当他看到患者的CT片时,不禁被眼前的情况震惊:从患者的左侧肾脏内,经过输尿管直至膀胱内,分明是一条完整的双J管(泌尿外科手术中常见的引流导管),而导管的周围,已经被继发的结石厚厚的包裹住。

 

夏磊追问病史后,这位迷糊的患者才回忆起,20年前他在某医院做过一次输尿管切开取石。手术取出结石后,就再也没有复查、随访过。而双J管是这类手术术中需要常规留置的导管,一般术后一月,待输尿管切口愈合后,需要通过膀胱镜取出。没想到这根被遗忘的导管,在体内一放就是20年,如若不是出现了不适的症状,可能会伴其一生。

这样的“陪伴”并不美好,患者左肾已经出现重度积水,同时伴有严重的泌尿道感染,同位素肾图检查显示,其左肾功能也出现了明显的下降。如果再不处理,患者将完全失去左肾功能,更严重的是,长期的结石和感染的刺激,增加了诱发恶性肿瘤的风险。

 

但是,要祛除这20年的顽疾谈何容易。巨大的膀胱结石、30厘米的跨度、全尿路的铸型结石、严重的感染,都让手术变得困难重重。按照常规方案,如此巨大的膀胱结石,应该行开放手术切开膀胱完整取出,但患者的膀胱结石被其内部的导管牢牢“拴”在输尿管上,如果手术中牵拉膀胱结石,输尿管极有可能被导管表面尖锐的结石擦伤,甚至引起全程撕脱,最终造成肾脏的功能丧失。而严重的感染,又是微创腔内取石的绝对禁忌证。

 

夏磊团队查阅相关文献,几乎找不到如此复杂的病例报道,不得不从自己以往接触的病例中寻找灵感。最终,他们为病人制定了分期手术的方案:一期行左肾穿刺引流术,这一步能有效控制肾内感染,同时能尽早解除肾脏的梗阻,保留肾脏的残存功能;二期行经尿道膀胱镜下膀胱结石钬激光碎石取石术,这一方法虽然没有开放取石的效率那么高,但可以做到原位碎石,而不牵拉、损伤输尿管;三期行经皮肾镜和输尿管镜,双镜联合、顺逆联合,粉碎肾脏及输尿管内的结石,取出残留的导管。

 

一项系统工程拉开了序幕。凭借深厚的超声基础,夏磊在局部麻醉下借助超声的引导,准确地将穿刺针穿入目标肾盏,果然如术前所料,肾内感染非常严重。3周之后,患者的引流液逐渐变清,各项感染指标也恢复了正常,可以安排二期手术了。

夏磊团队为患者进行手术。

这一手术看似简单,但面对如此巨大而坚硬的膀胱结石,手术变成了马拉松式的挑战,进口的大功率钬激光碎石机满负荷工作,一个小时后,钬激光碎石机因过热自动保护跳闸,于是助手推来另一台钬激光碎石机,两台机器轮番工作,但夏磊却一刻都没休息,整整5个多小时后,他终于啃下了这块“硬骨头”,取出的结石碎块攒起来足有橙子那么大。

 

一个月之后,病人迎来了三期手术。这次手术要在狭长的输尿管内,精准地击碎导管表面的结石,而不能损伤到输尿管,这对术者的操作精度提出了极高的要求。2个多小时的努力后,当最后一段导管被取出的瞬间,手术室内的助手和护士们发出了热烈的欢呼,犹如获得了一场战役的胜利。术后第一天,患者就能独自下床活动,过CT复查,结石已完全取尽了。